搜索
《花冠病毒》热销说明了什么
2020-03-26

       近日,知名作家毕淑敏8年前出版的长篇小说《花冠病毒》成为抢手图书。据当当图书商城显示,各版本《花冠病毒》销售价普遍高于定价1倍以上。笔者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到,2012年1月出版的《花冠病毒》已被炒到140元至200元不等,而孔夫子旧书网上2018年的一笔交易显示,定价35元的《花冠病毒》被一家书店仅以2.3元售出。

  时隔8年,《花冠病毒》身价倍增,无疑与当下新冠肺炎疫情有关。《花冠病毒》以2003年非典疫情为创作素材,讲述20NN年人类与病毒交锋的故事,正切合当下大众急需了解病毒知识,且又寻求慰藉的心理,而这种需求被灵敏的商家铺捉到,造成《花冠病毒》洛阳纸贵。

  此现象说明大众阅读水平在进步。回看《花冠病毒》于2012年至今的豆瓣评价,似乎“贬”占据眼球,但并不影响人们追读《花冠病毒》的热情,这从类似题材《鼠疫》《霍乱时期的爱情》《失明症漫记》在疫情期间热销中可见。

  纵观世界文化史,汗牛充栋的作品中反映人类抗疫题材的作品并不多,可是每一部都是“国家记忆”。以电影为例,2009年日本就禽流感拍摄出《感染列岛》,2011年美国就一种新型致命病毒拍摄出《传染病》,2013年韩国就猪流感病毒拍摄出《流感》,中国针对明朝崇祯十五年疫情拍摄出《大明劫》,2015年法国拍摄出纪录片《流行病,看不见的威胁》,2019年美国又就埃博拉病毒拍摄出《血疫》……这些影片的价值在于提醒人们勿忘那让人恐惧的日子,增强防疫意识。

  众多事实证明,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传染病仍具有巨大的破坏力,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类的共同缺点。试想,如果没有《鼠疫》等图书、没有《感染列岛》等电影,人类曾经遭遇的这些苦难记忆,会很快随着时光机的运转而删除。

  记住苦难未必是坏事。倘若说2003年非典已成为过去,那么当下全球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则有必要成为人类的共同记忆。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国家广电总局组织创作人员赴武汉拍摄抗疫主题电视系列剧。文学读物编辑专业委员会的文艺出版成员单位也正在编辑出版一系列抗疫文学图书。我们期待国产抗疫题材作品早日问世,相信它们必将给人类避免重蹈覆辙以启示。(转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