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业变革催生新岗位,是昙花一现还是大势所趋?


 发稿时间:    2019-02-12 作者:新葡亰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直播的火爆,让出版机构开始物色这方面的人才,如磨铁图书正在招聘淘宝直播实习生。其实,除了图书主播之外,近一年来出版业还出现了很多新岗位,比如书店美陈师、成长顾问等,为何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新岗位,他们究竟是何时出现的,未来对行业会有什么影响?

图书选题不再更多地依赖于策划编辑的经验,而是通过大数据分析,更精准地定位读者。

除了纸质书与电子书这两种内容呈现形态,有声书在场景化阅读中越来越受读者欢迎。

童书市场的大热,使得该领域的竞争呈现白热化,同时,儿童阅读对整体解决方案的需求日渐迫切。

新零售背景下,书店更多以文化空间的概念融入读者生活,“颜值”成了读者走进书店的关键性因素之一。

90后、00后互联网原住民购物习惯的改变催生了更多视觉化营销手段,图书营销也一天一个新花样,通过直播购买书籍,视频主播应运而生。

新的变化在固有的产业链上“撬”开一个缝隙,塞进来一颗新的“螺丝钉”,于是新的职业诞生了。今年年初,人社部拟发布了16个新职业,主要集中在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而对于出版业来说,数据分析师、有声书编辑、阅读规划师、书店美陈师、视频主播等新职业颠覆了人们对于出版人的认知,一切正在悄然发生改变,一切都是为了让整个产业更加高效、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

数据分析师,大数据时代的出版“智囊团”

虽然出版业是一个人才密集型产业,图书选题的市场判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编辑的个人经验,但在读者需求日益多元化的时代,大数据有着人力无可比拟的作用。

出版业的数据分析始于上世纪末。1998年,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欧商学院EMBA的蒋晞亮率先意识到了数据分析对于出版业的作用,创办了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开卷”)。经过20多年的发展,开卷的数据库日渐庞大和完整,旗下的数据分析师也从无到有,形成了一支能够为行业发展提供建设性意见的“智囊团”。

成立于2017年9月的中金易云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金易云”)是行业内另一家以数据分析为主要业务的公司。自动化专业研究生毕业的王梦瑶于去年入职中金易云,她本来在深圳的一家制造业公司从事统计分析工作,后与在阿里工作的男朋友一起来到杭州,因为喜欢阅读、热爱出版业而加入了中金易云。行业跨度并没有让王梦瑶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在她看来,不管是制造业还是出版业,都需要对数据进行搜集、整理,并针对数据撰写分析报告,为行业做出机会预判或风险预警。唯一不同的是,出版业的数据分析更多地面向出版选题策划、精准发行、门店销售、读者分析等场景,如中金易云会根据大数据算法为浙江省新华书店澳门新葡亰赌995577旗下的实体书店细化读者画像,使图书产品更快更精准地触达用户。

据中金易云创新应用中心总经理俞国忠介绍,中金易云共有4-5位数据分析师,他们来自于应用数学、计算机等专业,负责数据的日常统计、处理分析、公开数据的查重、数据可视化、舆论数据在平台上的应用等工作。基于这些数据及分析,中金易云可以为产业链上下游提供各种服务。如为出版机构的决策层梳理核心指标及同类型出版机构的市场竞争情况;为选题策划部门提供该类别、该作者的市场表现及读者评价;为发行部门提供产品上市后的销售情况及竞品的销售情况,“一般当天产生的数据第二天就能查询到。”大数据在出版业的应用越来越普遍,不少出版机构都构建了自己的数据中心、运营中心,选题决策、印数决策“拍脑袋”的时代即将一去不复返。

有声书编辑,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内容

“在万物互联时代,下一个内容风口就是有声产业。”京东数字阅读业务部总经理魏建明曾这样阐述他对于有声内容前景的看法,“5G时代以及未来将有更多创新场景,越来越多的人在忙碌、多场景的生活中选择用新科技来享受多样形式的内容。如何让内容实现全场景的渗透,让用户参与其中,是需要我们考虑的。”

当有声内容成为人们生活场景下的一种背景音或一种陪伴时,听着“舒服”成了对它的最高褒奖。而在其制作传播过程中,编辑的附加功能一定要蕴含其中。天津博集新媒科技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邹积川认为,有声书编辑扮演的是“导演”或“制作人”的角色,要有复合的评判能力,不仅要评判内容好坏,也要评判声音的优劣。“比如在录制凡尔纳的作品时,有声书编辑要考虑剧情,从整体编排的角度着眼,哪里应该快一点,哪里应该慢一点,而不是主播把作品全部读一遍就可以了。”

目前,不少出版机构都设置了有声书编辑一职。通常情况下,几名有声书编辑共同组成了有声出版部,他们将本版书进行有声化处理,再将之以独立产品的形式分发到音频平台。一方面为纸质书、电子书及其他产品形式引流,形成内容矩阵;另一方面探索付费模式,增加新的业务增长点。

刘恩凡是新经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经典”)有声书出版部门主编。2019年7月,这个拥有近十年经验的纸质书编辑转到有声书部门,并与团队一起推出了新经典打开有声书市场的第一部作品——《百年孤独》。截至目前,该有声书在喜马拉雅FM的累计收听量达599.6万。在这部有声书作品的制作中,刘恩凡及团队中的其他编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策划编辑魏小满准备了两万字的人物大纲,帮助演播人王明军捋清了《百年孤独》中七代人错综复杂的故事线索和人物关系;制作编辑杨阳在录制过程中全程监棚,必要时,还要和王明军一起停下来分析情节并随时查阅词典,修正口误。作品上线后,刘恩凡提前准备了多篇不同维度的软文,投放在不同平台上,引导听众理解作品的创作背景、来龙去脉、文学价值,立体地了解作品,消解听众对名著阅读的畏难情绪。

这样看来,有声书编辑的工作简而化之就是将视觉化的文字信息用音频的方式讲述出来,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湛庐阅读App有声书团队负责人马惠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近3年了,她监制的有声书作品以非虚构类居多,在如何将书面化、文字化表达转为有声化讲述方面,可谓经验丰富,但仍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需要重新录制的情况。如《十二个明天》序言中有这样一句话——“你现在手里拿的这本书”,这样的句子放在有声书里无疑是不合逻辑的,马惠在重听中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连夜联系演播人,将这句话改成“你现在听到的这本书”后又重录了一遍。

懂书、懂声音、懂运营,有声书编辑其实与纸质书编辑异曲同工,只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呈现内容,以满足读者的场景化阅读需求。

阅读规划师,儿童阅读需要整体解决方案

儿童成长是需要规划的,美国的顶尖贵族私立学校都会配有成长规划师(Advisor)这一角色,他们根据家长对于孩子的期待,帮助孩子做好未来规划。成长规划教育从8个维度入手,涉及儿童心理发展、社交力、游戏力、创造力、阅读力、潜能智力、亲子关系、有效沟通等多方面。其中的阅读力,以及能通过阅读获得滋养的部分为少儿出版领域的阅读规划师的出现提供了可能。

海豚国际儿童之家宜昌店店长苏萌萌曾在成长顾问岗位工作了很长时间,虽然在海豚国际儿童之家,成长顾问是最一线、最基础的工作,但想要做好并不容易。苏萌萌说,很多家长知道阅读对孩子有好处,但有什么好处、应该读什么、怎样阅读,家长基本是没什么概念的,这时就需要成长顾问发挥作用。“我们要将蕴含良好教育理念的图书讲给孩子们听,并帮助家长在亲子阅读的过程中与孩子一同成长。”苏萌萌曾碰到过小朋友和奶奶一起来书店,小朋友很喜欢一本图画书,但奶奶觉得图画书都是图没有字,特别不划算,不肯给孩子买。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为家长普及儿童阅读的相关知识,也是成长顾问的应尽之责。

在海豚国际儿童之家的人才培养体系里,懂书、懂孩子、懂家长之后,成长顾问才能进一步熟悉并参与专业儿童书店的运营。与之存在一定区别的是悠贝亲子图书馆的合伙人模式,“悠贝”致力于通过线下实体空间的加盟,为0-8岁儿童家庭提供专业的亲子阅读咨询服务和丰富的阅读解决方案。

分布在全国31个省市的3000多家悠贝亲子图书馆,都有自己的阅读规划师。他们中有曾经的全职妈妈,也有自主创业多年、“家里有矿”的企业家,这些人因儿童教育和亲子阅读走上了同一条路。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阅读规划师到底是做什么的,“悠贝”于2012年成立了阅读学院,邀请业内专家、著名阅读推广人及内部富有研发实践经验的资深推广人组成讲师团队,从阅读推广人素养、阅读活动执行、亲子阅读规划指导、阅读行业营运管理等方面提升阅读规划师的专业度。

生活在深圳的汪丽丽加入悠贝亲子图书馆已经2年了,从馆长到区域代理,从1家馆到16家馆,从抑郁的全职妈妈,到被小听众质疑的“菜鸟”,再到深圳“最会讲故事妈妈大赛”冠军,她从阅读规划师这一职业中收获的不仅仅是一份能够实现经济独立的工作,更是一种在平凡生活中前行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书店美陈师,视觉化空间展示的魅力

人是视觉动物,我们的生活正在形成一个越来越视觉化的环境,“颜值即正义”在文化产业中的适用范围逐渐扩大。具体到出版业,图书设计越来越美,新书实拍图越来越有时尚大片的水准,书店常常以“最美”为标签吸引读者。正如文轩BOOKS九方店总经理佘攀所说:“在一个‘看脸’的时代,书店的主题打造,展台、书架陈列,都需要给读者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文轩BOOKS九方店是少数有专职美陈师的书店之一,书店自2017年7月正式营业开始,就聘请了室内设计专业、曾在设计公司就职的曹中雪为美陈师。佘攀说:“实体书店最大的优势就是体验,我们希望这种体验是美的,也就是要用美来打造竞争力。”

曹中雪的主要工作包括书店日常场景的设计搭建、大型活动的场景效果设计、独立项目的主题设计等,“日常场景设计指的是暑期、元旦等固定时间节点时书店的现场布置,活动场景设计依托于文轩BOOKS九方店的各种文化活动提前呈现效果图,独立项目则是书店为出版机构等客户提供的额外服务。”佘攀进一步解释说,“比如某出版机构有重点品上市,希望在地面店做一些重点陈列,经过前期的沟通后,我们会制作完整的美陈方案。”这个方案具体包括:在书店的什么位置进行重点陈列,整体空间设计需要怎样做,效果图如何,预算是多少,这本书预计能售出多少册,“也就是美陈的效果如何”。而这个方案完全是免费的,只需要出版机构承担一些落地的物料成本。

在美陈师的岗位上工作了近3年,曹中雪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我最开始做的设计基本都是以纯粹的美的追求为主,忽略了图书的商品属性;现在会更注重在场景设计中突出图书产品,提高转化率,增加销售。”毕竟在美陈地点停留的客群,以及场景设计能实现的销售转化,与她的绩效考核直接相关。
美陈只是吸引读者走进书店的方式之一,是书店引流的一个环节,佘攀将其形容为书店营销的“螺丝钉”。只有在实现美观效果的基础上,兼顾检索性和漫步感,强化美陈的实用性,促成人与书的完美邂逅,并提高书店的专业能力、服务能力,加强会员营销,才能巩固读者黏性,让书店更好地活下去。据了解,言几又等民营连锁书店也在积极招聘与美陈师类似的岗位。 视频主播,万物皆可播时图书如何自处

3月以来,出版业的直播开始层出不穷,每天都能在朋友圈看到十几张直播海报。这些直播有出版机构自己操刀策划制作的,也有与薇娅、李佳琦等网红主播合作推出的。直播讲究“人货场”的统一,而人就是在直播风口被带火的职业——视频主播。纵观出版机构的直播,出镜者包括社长、编辑、营销编辑等,基本很难有固定的主播或人设。而在图书视频营销方面领先一步的出版企业早在几年前就完成了人员配备,如果麦文化和掌阅科技。

据果麦文化新媒体总监吴壮壮介绍,果麦文化很早就成立了视频组,但当时这个小组的主要工作是拍摄图书视频,为电商的商品展示页提供更丰富多元的内容。抖音、直播等视频营销模式兴起后,视频组此前打下的基础就显露出来了。果麦文化旗下目前有3个抖音、快手账号:好书博物馆、好书电台和小嘉说书,其中小嘉说书的负责人小嘉之前就是视频组的成员。从幕后转向台前,喜静的小嘉做过一番心理建设,但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挑战。

与小嘉经历类似的是掌阅科技的抖音短视频矩阵负责人都靓,2016年底入职掌阅科技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靓从事的都是品牌经理的工作,主要负责大型品牌活动。那时,一直播、花椒、映客等第一批直播App兴起,掌阅科技也曾在直播方面进行了尝试,“效果还不错,单场观看最好的有百万量级”,但“千播大战”后,直播行业迅速进入瓶颈,掌阅科技的直播便也告一段落。2019年,抖音等短视频火爆起来,掌阅科技及时布局,创建了抖音账号“掌阅读书实验室”,并在短时间内裂变出面向细分人群的“掌阅亲子”“掌阅职场”“Amber的生活碎片”等。掌阅科技品牌总监范彬彬透露,团队中目前有十来个人负责视频方面的业务,“都靓是去年3月开始做视频主播的,本来当时我们有合作的主播,但他突然要求更高的费用,谈不拢,视频上线又不能断档,正好都靓本科的专业是播音主持,就说服了她临时顶替一下,没想到一下子做成了爆款。”

回忆第一次录制短视频的情景,都靓还历历在目。“当时没有更多预算也没有人,我很忐忑不安地开始试镜。录制之前有点玻璃心,怕自己上镜不好看,怕网友语言暴力。第一次录制时很端着,像新闻主播,语速很快,字正腔圆。后来慢慢地优化改进,逐渐会根据图书的类型调整自己的感觉,比如介绍情感类图书时,就会在文稿和语言方面加强共情。”

3月下旬,都靓尝试了第一次直播,推荐了一本自己很喜欢的书——《芬兰人的噩梦》。在直播之前,无论是都靓还是范彬彬,都没有对这次直播的带货效果有多高的期望,甚至都没有在直播间挂购物车,其主要目的是试水,然而直播结束后发现橱窗里的这本书被点击了5万次。范彬彬表示,团队中的好几个视频主播都在尝试,“客单价在100元以内的成套系童书带货效果好一点,有时候一场直播能售出五六十套”。

未来已来,风口已至。视频营销在出版业的应用还有更多的可能。范彬彬认为,阅读类短视频账号可以像此前公众号的运营一样,组成一个联盟,共同为图书营销贡献力量;而直播也可以不局限在图书产品,“图书的利润率比较低,如果能切入文创、母婴、玩具等领域,拓展类别,收益会更高”。(转自《商务出版周报》)

Add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田地街106号
Phone
联系电话:0451-84652677
Enve
邮编:150000
Erweima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